【解读】落实降成本政策助力实体经济

作者: 王晶晶 来源: 中国经济新闻网 日期: 2016-09-02

近日,国务院印发的《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中明确指出,要通过三年左右时间使实体经济企业综合成本合理下降、盈利能力明显增强、产业竞争力进一步提升,并提出要从企业税费负担、融资成本、制度性交易成本、能源成本、物流成本等方面合理有效降低成本。

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周德文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做强实体经济是稳定经济增长的坚实基础、有力保证和有效途径。但是当前,我国的实体经济发展仍处于困境之中,如何使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制造业与服务业协调发展,是当下必须重视的问题。

实体经济仍处发展困境

实体经济,既包括生产实物的农业和制造业,即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也包括部分为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发展服务的第三产业。周德文说,只有发展实体经济才能创造物质财富,切实改善和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实体经济也是虚拟经济的源泉,没有实体经济的发展,虚拟经济、社会财富、人民生活改善都成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周德文表示,没有实体经济的发展,2020年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目标就无法达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实现不了。

然而,前些年社会上流传着“一流企业做金融、二流企业做房产、三流企业做市场、四流企业做实业”的说法,于是炒房、炒地、炒煤、炒股、炒借贷等“炒风”盛行。不仅大量民间资本游离于实业之外,还有相当多的企业出现“离制造业”倾向。近几年,因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国际市场需求减少、竞争日益加剧。同时,国内需求增长亦不显著,产能过剩、劳动力和原材料价格大幅上升、融资难、融资贵、税费多等因素造成实体经济成本大大提高,利润空间越来越小。而目前,许多实体经济企业处于保本甚至亏空生产经营的状态,更不愿扩大投资、增加生产,进而影响到了实体经济的增长。

今年上半年,我国经济保持在中高速增长,增长率为6.7%。周德文指出,该增长率中,第一产业同比增长为3.7%,第二产业同比增长为6.1%,第三产业同比增长7.5%。且服务业在国民生产总值中占比达54.1%,同比增长7.5%,制造业同比增长为6.9%,相比实体经济,服务业增速良好。

最近发布的2016中国企业500强榜单显示,500强企业的服务业营业收入占比上升至40.53%,制造业营业收入占比下降至39.17%,服务业收入占比首度超过制造业。周德文对此表示,这些数据一方面表明我国经济结构调整成效开始显现,服务业已成为经济新的增长点;另一方面也表明我国的实体经济仍处于困境之中,发展艰难。

多途径贯彻执行降成本方案

中央财经大学秦池江教授曾经作了一个生动的比喻:“实体经济犹如锅炉中的水,虚拟经济好比蒸气,一台锅炉如果没有装入足够量的水,不可能产生足够强的蒸气;如果只有水,没有产生蒸气,就不能做出新功;如果只注重取得蒸气,而不注意锅炉内水量和温度的变化,也是极其危险的。”因此,如何使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制造业与服务业协调发展,是当下必须重视的问题。

周德文指出,世界经济在发展的过程中,曾在“脱实向虚”方面有过深刻的教训。例如,2008年,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从事虚拟经济的投机,导致国际金融危机,使全球财富损失高达50万亿至60万亿美元。当时,美国的经济学家分析,其中,产业空心化、实体经济太弱、虚拟经济过度膨胀、金融衍生品无序发展是产生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故而,美国后来实行了“再工业化”。

周德文表示,我国虽然还没发生诸如美国的经济危机,但目前我国实体经济面临的困境不能不被高度关注,亦需要大力帮扶,使其增强持续发展动力。周德文认为,帮扶实体经济,首要任务是帮助实体经济企业降低生产成本,认真贯彻执行国务院印发的《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同时具体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内容。

一是要降低税费负担。全面执行营改增,将所有企业新增不动产含增值税纳入抵扣范围;落实好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扩大行政事业性收费免征范围,清理规范企业收费,全面实施涉企收费目录清单管理;严禁依托电子政务平台捆绑服务收费;加强涉企收费监督管理,制止乱摊派、乱收费等违规行为,坚决取缔违规收费项目。

二是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通过差别准备金率、再贷款、再贴现等政策,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降低融资中间环节费用,严禁“以贷转存”“存贷挂钩”等变相提高利率的行为;督促银行业金融机构依法合规收费,制止不规范收费行为;稳妥推进民营银行发展,加快发展金融租赁公司、融资租赁公司、村镇银行等各类机构;大力发展股权融资,合理扩大债券市场规模;引导企业利用境外低成本资金,提高企业跨境贸易本币结算比例。

三是要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善营商环境,为企业设立和生产经营创造便利条件,行政审批前置,压缩中介服务事项。

此外,要合理控制人工成本上涨,让工资水平保持合理的增长水平,企业“五险一金”缴费占工资总额的比例合理降低。同时,降低企业用电、用气等能源成本并较大幅度降低企业的物流成本。

“总之,我国要通过各种途径、采取多种措施,有效地降低实体经济的生产经营成本,提高利润率,助推其转型升级、走出困境,从而增强整体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动力。”周德文总结道。

一键分享:
编辑:曹玲玲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02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