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淑媛:新中国第一代女拖拉机手

作者: 李飞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8-28

1952年,在“有志青年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召唤下,湖南衡阳的16岁少女华淑媛选择参军赴疆。这个决定,开启了她苦难激情的峥嵘岁月。

当年华淑媛想参军远赴边疆,母亲哭成泪人,坚决不同意,但父亲支持女儿的决定。启程时,父亲含泪送行。原以为几年后能回乡探亲,不料“以后哪能回家看看啊,那就等于是永别了”。进疆后的5年内,华淑媛的父母及哥哥相继离世。

60多年过去了,回首往事,华淑媛眼含热泪:“故乡衡阳是我终生难忘的地方,而新疆是我为之奋斗了一生、离不开的地方。我最大的遗憾是没能陪在父母身边好好尽孝,最大的欣慰是我的子孙都留在新疆,留在了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坚持要当拖拉机手

当年,包括华淑媛在内的一批女兵,经过一个多月的颠簸,才到达迪化(现乌鲁木齐)。她们一边简单休整,一边等待上级分配岗位。就在这时,一张海报吸引了华淑媛的目光。“那是一个穿军装的姑娘正开着拖拉机,看了报纸才知道她叫张迪源。”华淑媛激动地说。

从此,华淑媛立志要当一名拖拉机手。当上级分配她当护士或文书时,她却坚决要学习驾驶拖拉机。

那个年代,拖拉机是先进生产工具,只能从国外引进。当领导质疑她年龄小时,华淑媛理直气壮地回答:“我不小了,已经是一个兵了。”

3天后,上级批准华淑媛当拖拉机手。参加拖拉机驾驶技术培训,不久后,华淑媛正式成为一名拖拉机驾驶员。一年后,她又被派去学习驾驶联合收割机。

在戈壁荒滩日夜劳作

梦想得以实现,但操作庞大的重型机械,对于南方来的16岁少女来说,着实有点勉为其难。

由于拖拉机少,华淑媛和拖拉机班的战友们日夜劳作,常常连续工作十三四个小时。一下班,回到地窝子,累得直接躺下。而一掀开被子,床上盘着几条小蛇则是常有的事,还常有老鼠从被子上跑过。

每隔一段时间,戈壁滩上就会刮沙尘暴。

“刚入睡,忽然来了一阵大风,蚊帐被刮跑了,被子和头上全是沙土,姑娘们笑着说,个个都成了土菩萨。”华淑媛回忆道。

操作大型机械,稍不留意就有生命危险。有一次,华淑媛发现联合收割机的链条缺油了,正当她下车注油时,驾驶员因太过劳累,不知不觉松了离合器,车子突然启动,向前行驶数米。驾驶员惊醒过来,立即停车,但华淑媛的右手已受伤。

“我经历了多番劫难,如今过上了幸福的日子。有不少湘女却因为劳累、生病埋骨天山,长眠新疆。”想起去世的姐妹们,华淑媛伤感起来。

“把新疆变得和故乡一样美”

1954年夏,华淑媛所在的垦区第一次使用联合收割机割麦子。由于麦穗的朝向横七竖八,割麦子的时候必须不停地调整离合、摆幅。“只要有一点调整不好,麦子打不干净,被车轮碾进地里,就浪费了,浪费就是犯罪。”华淑媛说。

工作一天,华淑媛全身疼痛。可更为艰难的是,吃不饱、穿不暖。麦子丰收了,细粮交,粗粮吃。忙碌时,大伙就在工地上吃饭,没有菜,就把辣椒面用盐巴拌一拌,就着馍馍当菜吃。新疆的冬天,气温常达零下40摄氏度,在地里劳动的时候,只能把冻得硬邦邦的馍馍烤来吃。

在雪山水还没引下来之前,大家只能喝低洼地里的浑水,水面密密麻麻地漂浮着一层虫子,她们把虫子拨开,硬着头皮喝。华淑媛说:“不喝就渴死了。”

进疆湘女除了参加开荒生产,还有更重要的责任——相夫教子。华淑媛生了3个孩子,因为条件艰苦,每次生产都发生大出血,几度病危。加之在工作中多次受伤流血,她的身体变得十分虚弱。

见此情形,领导作出决定,让华淑媛先后改行做了统计、出纳。华淑媛说:“苦难已经过去,今天的幸福才是真实的。”

(原载《生活晚报》8月23日第12版)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496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