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打柴遇险记

作者: 杨志光 口述 尚新革 整理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8-22

我出生在一个叫“塔二场”(现二师三十五团)的地方。少年时代正值“文革”风起云涌,时兴跳“忠字舞”,唱“语录歌”,演“样板戏”,把“地富反坏右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知识分子被看成“臭老九”。学校也在搞“文攻武卫”,基本不上什么课。我们一群喜欢打“土块仗”的“熊孩子”便喜欢找大人讲故事来打发时间。由此,上海支青便成了我们心目中的“故事大王”。他们中的一个外号叫“小三子”的青年最会讲故事,我们就自然成了他的“粉丝”。

记得1971年暑假的一天中午,10岁的我正在家门口和隔壁的同学玩“弹盒子”。这时,“小三子”看见我,离着老远就大声喊:“光光,晚上我要赶车去沙漠打柴火,你不是想听故事吗?走不走?”我一听有故事听,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告诉父母要与“小三子”去沙漠打柴,父母并没多阻拦,还给我准备了些馍馍和咸菜。就这样,当天傍晚我和“小三子”便赶着牛车上路了。

3头牛拉着一辆胶轮车在沙漠里静静地行走。我将皮大衣垫在身下,一个灌满水的大塑料水壶成了我的临时枕头,我悠闲地躺在车上,一边吃着玉米饼,一边听“小三子”讲故事。印象最深的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拿破仑石膏像》和《神探福尔摩斯》。记得那晚他还拿出笛子,吹了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和《智取威虎山》里的一些精彩选段。后来在他的伴奏下,我还唱了几首当时的革命歌曲,《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边疆处处赛江南》《浏阳河》等等。大约到了半夜,我们的牛车还过了一座桥,“小三子”说那是塔里木河的支流,当地人叫拉沙河。我似懂非懂地应着,就这样,一晚上又说又唱、嘻嘻哈哈地就过去了。

迷迷糊糊中,天渐渐亮了起来,刚好我们的车也到了一片茂密的红柳区。为了抓紧时间趁凉快多干活儿,“小三子”下车就砍,还叫我帮他把砍倒的柴火集中起来。

不知不觉快到中午了,我们都感到有些饥渴。“小三子”便让我去把车上的水和馍馍拎下来补充点能量。谁知我到了车跟前,发现车底部木板上湿漉漉的,用手一提水壶——坏了!壶空了。我急忙喊“小三子”快来看,他过来定睛一瞅,发现塑料桶边划开了一个小口子。他说可能是斧子在颠簸的车上碰着水壶了,立马吼叫着催我赶紧帮着收拾东西往家走,要不然会渴死在大漠里。

我们像打了败仗的逃兵,顾不上带走打好的红柳柴,套上牛车便一路吆喝着往回赶。此时骄阳似火,强烈的阳光刺得人眼睛眯成一条缝。记不清走了多久,我又渴又饿,便拿出母亲为我准备的玉米饼啃了一口。由于当时我严重缺水,口腔里没有津液,玉米饼子在嘴里咀嚼半天根本无法下咽。看着我眼泪汪汪难受的样子,“小三子”问我吃过酸梅没有,我说没有;又问我吃过生葡萄没有,我摇摇头;他说你总喝过醋吧,我说喝过。于是他让我想想酸的感觉,酸得舌头都卷起来是啥滋味儿。我卷着舌头,体会着酸酸的味儿,当时真觉得口中没那么干渴了。我们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段。

夕阳西下的时候,拉车的牛突然加速小跑起来。“小三子”一边“哦、哦、哦”地往怀里紧拉缰绳控制车速,一边对我说:“光光,你知道这牛为啥现在跑起来了?”我说不知道。他说前面快到拉沙河了,这些牲畜很聪明,它们也想早点喝到水。一听快到昨晚过的那条河了,我顿时高兴地跳了起来,差一点儿掉下车去。

果然,不一会儿,前方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长溜绿色植被的影子,且这影子随着牛儿“呼哧”的喘气声越来越清晰。就在距河流大约100米左右的时候,3头牛竟然像脱缰的野马,疯狂地冲向前去,不仅不听“车主”的指挥,到了跟前竟然还“奋不顾身”地跳进水里。我和“小三子”来不及下车,结果连人带车也“飞”进河里。幸亏拉沙河边沿地带不是很深,且我和“小三子”都会游泳,不仅保住了性命,还及时将飘在河面上的物品捞了回来,真是又惊又险。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434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