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静涛:割舍不断的新疆情

作者: 黄旻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8-22

2006年,从新疆运到湖南的“湘女石”在湘江边揭幕,左静涛来到现场,脸贴在“湘女石”上,失声痛哭。

左静涛是进疆的第一批湘女,如今83岁高龄的她,身材瘦小,头发花白,走路时佝偻着身子,交谈已需要借助助听器。也许是感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好,今年5月,左静涛执意要返回新疆看一看。在女儿赵密的陪同下,她如愿成行。

聊起这次返疆的感受,老人高兴地摘下老花眼镜,眼神里流露出自豪与欣慰。“石河子现在可是个花园般漂亮的城市,高楼有几十层,道路两旁绿树成荫。”左静涛说。

此次返疆,左静涛还特意去了石河子南山陵园,去看看那些已逝的湘女们。在“英雄母亲——湘女永垂不朽”纪念碑前,她久久驻足,往事涌上心头……

16岁应征入伍,离开故乡时的少女现在已垂垂老矣,吃过的苦,流过的泪,都成了无怨无悔的光辉岁月。

一枚珍藏了62年的徽章

左静涛出生在长沙北正街,从小跟母亲和外婆生活在一起。1950年,母亲去世,外婆年迈,左静涛开始在长沙四处寻求工作机会。

当时,长沙各处张贴着支援边疆、招募女兵的画报。1951年年初,左静涛报名参军,成为“八千湘女”中的一员。

同年3月的一个下午,左静涛和众多湘女一起,穿过锣鼓喧天的送行队伍,上了火车。在缓缓启动的列车上,看着故乡的身影渐渐远去,左静涛并不知道,一条新的人生道路已在她眼前铺开。

火车行至西安后换乘汽车继续西行。翻越六盘山时,寒风刺骨,左静涛冻得一夜没睡,一车人在颠簸的路上就像筛子里的豆子。进入河西走廊,她体会到了西行真正的艰难,戈壁滩上除了漫天黄沙,什么也没有。汽车行驶卷起的灰尘让每个人身上都积满了厚厚的泥垢,喉咙焦渴,干燥难耐。

到达新疆后,左静涛所在的分队留在了哈密。荒凉、贫瘠、条件落后,一切生产生活都要靠自己。

左静涛在1952年加入了打井队,发黄的旧照片上,可以看到她穿着不合身的棉服,站在盐碱地上,和队友一起人力挖井。

“当时修井没有水泥,用的土方法就是‘打土坯’。一个模块用4块红砖垒成。”左静涛和一群十七八岁的女兵一起,每天挑1000多块砖,身上起的血泡层层叠叠,背硌得疼痛难忍。为了减轻疼痛,她们在大热天穿起了棉衣。“现在你是难以想象这样的场景:烈日当空,一帮女兵娃娃穿着棉衣,弯着身躯,背着一摞摞的土坯,在荒地上艰难前行。”左静涛说。

屯垦生活非常艰辛,1954年,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来疆慰问这群女兵,给她们带来了莫大的鼓舞。

讲到这里,左静涛让女儿拿出了一个铁盒。老人颤颤巍巍地取出了一枚徽章,这枚徽章是1954年代表团慰问时给每位女兵颁发的。如今,62年过去,徽章已锈迹斑斑,但老人捧在手心,仍视若珍宝。

无怨无悔的光辉岁月

在六师师部,左静涛经介绍与师部文工队的队长结婚,并育有一女。

1955年,左静涛被选送去八一农学院培训,学习财务知识。结业后,她分到了新疆水利地质勘察队,跟着水利部队外出勘察,一个月只能见到女儿一两次。

女儿赵密10那年,因为父母无暇照看,加上气候不适,患上了哮喘病,并反复发作。左静涛忍痛将女儿送回湖南老家,托给亲戚照看。

“我只能在每年暑假时见到父母。”赵密说,印象中,在炎热的夏天,亲戚牵着她到火车站,登上火车,挨个问:“同志,你是去新疆吗?帮我带个小孩过去行不行?”就这样她被托给不同的陌生人,经过四天四夜的奔波,见父母一面。

赵密说,母亲离休以后,跟随她回到湖南定居。但对新疆的感情,依然割舍不断。每当回忆往事,母亲总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情愫,难忘与战友并肩奋斗的岁月,难忘激情燃烧的壮丽青春,难忘荒漠变绿洲的景象,更难忘魂牵梦萦的第二故乡。

2006年,从新疆运过来的“湘女石”在湘江边揭幕,左静涛作为返湘湘女代表来到现场。当“湘女石”被揭开的那一瞬间,她情绪激动,满是皱纹的脸贴在“湘女石”上,失声痛哭:“故乡啊,你的女儿来了!”

如今,左静涛还会时常去看看“湘女石”。在她眼里,矗立在湘江边的“湘女石”,诉说着离湘赴疆的“八千湘女”的无私奉献与拼搏担当……(原载《生活晚报》8月16日第12版)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434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