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符号丨十八团渠

作者: 杨铁军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8-16

8月1日,二师铁门关市的游客来到十八团渠纪念碑前,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看着纪念碑上方雕刻的一名身背钢枪、手握坎土曼的军垦战士,很多人都陷入了对那段战天斗地岁月的回忆。

1949年9月25日,新疆和平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六师十八团沿着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向库尔勒县(今库尔勒市)西面的吾瓦镇(今二十九团)进发,开发军垦农场。

1950年3月14日,王震将军到吾瓦镇视察。他望着茫茫戈壁,对陪同而来的时任十八团团长的于侠和政委阳焕生说:“太好了!这地方能开垦十几万亩土地呢。你们要在这里种粮食、盖房子,将来还要建工厂、建学校、建医院。不过,目前得先解决一个难题——水!”

是的,水是农业的命根子。没有水,部队何以开荒造田?何以屯垦戍边?随后,王震将军和十八团领导研究决定:在十八团开挖一条引水渠,连通孔雀河,把水引到吾瓦镇的军垦农场。

1950年9月15日,引水渠破土动工,全团1300多名官兵一手拿枪,一手拿镐,肩挑背扛地将砂石运往工地。戈壁滩上砾石遍布,不少战士的手上磨起了血泡,一双粗布鞋露着脚趾。

战士们干活儿根本不分时间,顶着星星出,披着月亮归;生活也很艰苦,吃的是缺油少盐的水煮菜,住的是地窝子。为早日修好引水渠,部队开展劳动竞赛,夺流动红旗,营对营、连对连、排对排、班对班,定额是每个人3立方米,实际上每天都远远超过定额,有的战士一天能挖十几立方米。劳动强度很大,工作时间又长,很多干部、战士收工后倒下就睡,没盖被子受凉生病的很多,但是生病也不愿休息。

在修十八团引水渠时,需要用大量的砂石,但因当时没有交通工具,战士们就只能去几公里以外的山脚下背石头,一天要背七八趟。有一名女战士,绳子磨断了,一时找不到绳子接,情急之下,就剪下了自己心爱的辫子,用美丽的麻花辫接好背石头的绳子,继续背石头,这是一个美丽得让人落泪的故事。

虽然条件艰苦,但战士们的劳动热情丝毫不减,克服重重困难,历经8个多月的艰苦奋战,长42公里的十八团引水渠全线贯通。

1951年5月15日,王震将军来到十八团引水渠渠首,参加盛大的放水典礼,并将该渠命名为“十八团渠”。当天,来自库尔勒县及上户乡等地的各族群众赶着毛驴车,敲着锣鼓,和十八团的军垦战士们一起庆祝。

王震将军更是激动地跃入渠中,向欢呼的人群招手:“同志们,快下来呀!多好的水呀,这是咱们的胜利果实!”

这是一条流淌了60多年的清澈水渠,它是兵团人的象征,是兵团魂的所在。

60多年来,十八团渠奔流不息,浇灌着库尔勒垦区的30多万亩农田,成为当地农业发展的命脉。十八团渠,是兵团军垦战士在戈壁荒滩上创造的人间奇迹,它是兵团人不朽的精神丰碑。

 

一键分享:
编辑:周沄璐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398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