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湘女进新疆 | 许斌:爱家乡,更爱新疆

作者: 李飞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8-15

当荒原中的新城拔地而起,湘女们的腰身已不再挺拔;当沙漠变成绿洲,“八千湘女” 已是满头白发。 66年前,“八千湘女”响应祖国“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号召,入伍赴疆,屯垦戍边。 在亘古荒原上,她们像男人一样用血肉之躯,筑起了城市和绿洲。半个多世纪以来,“八千湘女”驻守的不仅是边陲,也驻守着生命的永恒;开垦的不仅是荒地,也开启着文明和民族融合之门;播撒的不仅是谷种,还有爱、无畏、坚忍和兵团精神——

许斌:爱家乡,更爱新疆

1402-3.jpg

湖南湘潭的湘江边,82岁的许斌老人的家中,笔者与她相对而坐。中间小桌上放着一本回忆录,一个贴满各个年代照片的相册,还有一沓泛黄的手抄歌词。这是许斌人生的见证。

从60多年前进疆路上的兴奋,到进疆后生产生活的艰苦、苦中有乐的幸福婚姻,再到苦尽甘来的晚年生活,许斌思路清晰,娓娓讲述那段苦乐参半、改变了她一生命运的支边岁月。

姐妹俩瞒着家人进疆

许斌,原名许美英,1934年出生在湖南长沙,是家里的老小。1950年7月,正在长沙明宪女子中学上初二的许斌,看到新疆军区专业技术人员招聘团张贴的招兵告示时,非常欣喜:“从小我就立志要参军,报效祖国。”她马上报了名。

发榜那天,许斌看到公告栏里除了自己的名字,医护人员一栏下还有三姐许美纯的名字。这次兵团共招收了108人,其中女兵30人,年龄在16岁至18岁之间,许斌当时16岁。她们是“八千湘女上天山”的开路先锋。

同年8月12日,姐妹俩瞒着家人,只提了一个小包,坐上了开往新疆的闷罐车,满怀壮志毅然决然地出发了。年少离家的许家姐妹,对家乡并没有过多的留恋与不舍。但她们没想到的是,再与亲人聚首已是8年以后。

1950年9月初,队伍到达新疆迪化(现乌鲁木齐),湘女们面临分别。许斌被分配到在图书馆工作。军令如山,她甚至没来得及与姐姐当面告别。5年后,再见到姐姐许美纯,才知道她被派到新疆军区总医院。

在新疆稳定后,因梦想成为能文能武的英雄人物,经组织同意,许美英改名许斌。这时,姐姐许美纯来信说,家乡谣传从小患有风湿性关节炎的许美英已经死在新疆。许斌才意识到还未给父母报平安。

看到信后的许斌急忙穿上新发的军装,跑到街上照了张相片,连同参军证和节约下来的5元津贴,一起寄往长沙。父母在回信里,不仅没有责备姐妹俩瞒着家里参军到新疆,还说她们的事迹对当地青年踊跃参加抗美援朝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

支边劳动生活的苦与乐

客厅里,许斌的老伴、92岁的傅吉庆倚坐在轮椅上,胸前挂着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格外醒目。自2008年傅吉庆患病后,许斌就带着丈夫回到湖南。

傅吉庆来自河北沧州。他们1951年相识,第二年便结了婚。

1952年初夏,许斌被调到团机关工作。团机关为解决粮食自给问题,开荒1000亩。许斌和男同志一起拉犁、挖地、修渠道,起早贪黑地忙碌在戈壁滩上。吃的是包谷面馍馍和无盐的苜蓿菜,没有筷子就折两根树枝,渴了就喝几口涝坝水。

“苦了、累了,大家伙就唱歌鼓劲,个个被晒得黑黝黝的,女同志的皮肤甚至裂开了小口,就像哈密瓜皮一样。”回忆过去,许斌并不觉得有多么苦。

1958年春天,许斌在莫索湾垦区工作,她带人到位于乌鲁木齐的棉纺织厂参加培训。职工们实行两班倒,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下班还要学习两个小时。时间一长,许斌的身体吃不消了,下班路上边走边打盹,有一次差点掉到水渠里。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脚穿不上鞋,原来是营养不良造成的浮肿。最后单位批给她1。5公斤黄豆让她补充营养。曾有同事告诉许斌一个“吃饱饭”窍门:“要想饿得不太快,必须扎紧裤腰带。”

1959年到1960年,莫索湾垦区连续上缴优质小麦0。6亿公斤。“当时,从莫索湾外运麦子的车有上百辆,连续运了一个多月。”许斌告诉笔者,看着装满金黄色小麦的车辆驶过,她的心中充满了自豪,她对自己说:“与祖国共渡难关,是我们的职责,吃饱饭的好日子必将来到。”

2002年,在儿孙的陪伴下,许斌和老伴一起回到了莫索湾垦区。看着当年种下的白杨树,如今一个人都环抱不过来,他们感慨万千。

1402-4.jpg

摄于上世纪50年代的许斌(右)一家(资料片)。许斌 提供

几度遇险命悬一线

1960年,许斌在莫索湾垦区工作,经常要骑着自行车到连队作调查,一个来回40多公里路。

许斌清楚地记得,一天下午,她从连队回家,快到干渠桥头时,只见前方黄沙弥漫,半边天都是黄褐色的,一阵狂风袭来,许斌连人带车都被风刮倒了。她连忙爬到干渠旁的一个陡坡处躲着,顺手抓住了一丛芨芨草,才没被风沙卷走。近一个小时后,风才停了下来。此时的许斌,头发、嘴巴里全都是泥沙,脸也被刮得红肿疼痛。当她一瘸一拐回到家里时,孩子都被她吓哭了。

第二年秋天,许斌被派到农十师(现十师)工作,在平顶山上开荒种地。有一天早晨,天刚蒙蒙亮,许斌便离家往山上赶。走到山脚一处坑洼时,忽听见前方有声响,许斌一抬头,汗毛都竖了起来。只见六七米远处,一只狼正迎面走来。因害怕,许斌不停地颤抖,但她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她一步一步往后退,狼一步步往前逼,一直僵持到山顶。许斌迅速脱下上衣,举过头顶拼命挥舞,并大声喊叫,战友们听到呼救后拿着工具及时赶到,狼才被吓跑。许斌受惊吓过度,休息一天后,神志才恢复正常。

如今,许斌回忆起这些险象环生的时刻,虽有感慨,但更多的是感恩。

1957年6月,时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胡耀邦来到石河子参观慰问屯垦戍边部队。欢迎晚会上,作为湘女代表,许斌与胡耀邦跳了一支舞。交谈中,胡耀邦向她竖起大拇指说:“湖南女兵为新疆作出了很大贡献。”

与胡耀邦的这次交谈,成为许斌一生的精神财富。“以苦为荣,哪里艰苦我们就往哪里去。不为名不求利,只为心中坚定的信念。湖南是我的根,新疆是我的第二故乡,我爱家乡,更爱新疆。”许斌说。

 

一键分享:
编辑:王艳乔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392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