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兴文:“感谢兵团给了我一切”

作者: 王参华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8-01

段兴文,五师八十三团退休职工。

1946年,段兴文出生于甘肃武威。1961年冬天,他瞒着家人只身来到新疆。当年15岁的段兴文原打算到新疆投亲,可是他只知道亲戚家在精河县,具体在哪儿就不清楚了。在乌鲁木齐下了火车后,身无分文的他无意间听到有辆拉货的汽车要到那儿去,他就偷偷地爬上了汽车,躲在车厢里,一路颠簸到了沙山子。

下了车,段兴文拖着疲惫的身子漫无目的地在冰天雪地里走着,他已经两天没吃饭,眼看天渐渐黑了,心里越来越惶恐,“到哪儿落脚?又到哪儿去找人呢?”

走了很久,段兴文也没遇到人家。虽然他偶遇了几位过路人,想要寻求帮助,但因为他们说的都是方言,谁也听不懂谁的话,费尽周折,最终还是沟通失败。刚到沙山子的那天晚上,段兴文只好忍饥挨饿,在路边的一个大坑里过夜。

夜里,寒风凛冽,段兴文冻得瑟瑟发抖,不住地咳嗽。后来,一位路过的大婶看到了已经发高烧陷入昏迷的段兴文。好心的大婶询问了段兴文的情况后,就把他背回了自己家……不知过了多久,段兴文醒了。他发现自己躺在炕上,盖着厚厚的棉被,炕边站着和蔼慈祥的大婶和大叔,还有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大夫。大夫对他说:“要不是大叔和大婶,你早就没命了,你可要好好感谢他们啊。”

段兴文在大婶家休养了好多天。后来,这位大婶把他的情况上报给了连队领导,领导经过商议后,决定收留他。段兴文很感动,但又不知道如何感谢,“不能当懒汉,不能白吃好心人的饭,要自己养活自己。”于是,他再三向连队领导申请,要求参加工作,帮助大家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领导最终同意了他的请求,派他到连队牧业班去放羊。

从那以后,段兴文每天就和100多只羊打交道。不论刮风下雨,他都会往返20多公里的路去放牧,中午不能回家,一个馒头和一壶水就是一顿午饭。为了让羊吃饱,他常常要走很远很远的路,把羊群赶到水草丰美的地方。放牧一趟,他要花很长时间。“放牧是我的工作,必须让牲畜吃好喝好。”段兴文说。

每年开春前后是母羊产羔的高峰期,放牧途中也会遇到母羊产羔的情况,为了避免羔羊被冻死或被雨淋,段兴文常把羔羊裹在棉衣里抱着走,等回到连队脱掉棉衣时,棉衣血糊糊的,那时候,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洗棉衣、烤棉衣。

连续多年,段兴文的年终考评成绩在全连职工中位列第一。因为他放牧的羊群繁殖率高、羊只长得壮、产毛率高,段兴文多次受到表彰,他说:“年终开大会时,胸前戴着大红花,站在主席台上,那种感觉,别提多幸福了。”

段兴文有一副热心肠,经常帮助地方牧民。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只好叫他“兵团的牧羊人”。

1966年8月,连队领导又安排段兴文去放牛,这一干就是十几年。为了放牛,就算身体不舒服、生了病,段兴文也咬牙坚持着,从未因病而请假。

凭着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他多年被评为先进生产者。

1972年,段兴文调到五连工作。1980年,他当选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第六次党代会代表。1993年,团场栽植万亩树林,他被到团林业科当保管员。2004年,八十三团成立了金沙山畜牧产业联社肉牛育肥场,他被调到那里工作,2006年退休。退休后,段兴文继续发挥余热,为团场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2008年,他被评为团场义务联防先进个人,2009年被五师关工委聘为关爱工作团成员……说起自己的人生经历,段兴文感慨不已,但他说的最多的是“感谢兵团给了我一切”。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316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