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不朽的丰碑

作者: 吴昌辉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8-01

50多年前,当时全疆最大的人工湖——猛进水库在五家渠建成,该湖拦截了上游7条河流,蓄水量达到6500万立方米,在湖水的滋润下,昔日的亘古荒原变成了绿洲,因此,该湖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为“母亲湖”。

三探龙潭勘库址

“五家渠”原本是一片芦苇碱滩,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据说是因为解放前当地5户人家从苇湖边挖了一条渠引水种稻,后来人们便称此地为五家渠。

1950年,为了歼灭残匪,搞好生产建设,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军十七师五十一团奉命来到五家渠。1951年,五十一团三营进驻苇湖附近,开展大生产运动。为了防止湖水泛滥,副营长汪连忠带领战士们筑土坝,想把湖水拦住,但是没有成功。

人们说,这地方土质肥沃,就是水不听话,等有了水库,整个五家渠就变成鱼米之乡了。那年夏天,王震将军来部队视察,得知当地有个叫“黑龙潭”的地方有水源,遂决心对那里进行勘察。

一探“黑龙潭”是驱车前往的。荒原无路,汽车在荒漠里艰难地“爬行”。无奈,王震将军下车徒步。环顾四野,蒹葭苍苍,盐碱茫茫。将近苇湖,他用望远镜观察苇湖中心的“黑龙潭”。突然,一阵狂风刮来,顿时天昏地暗,王震将军一行人只好匆匆离开。

二探“黑龙潭”是策马而行。王震将军下决心,不探个究竟绝不返回。不料,刚接近“黑龙潭”,天空骤然乌云密布,霎时下起了瓢泼大雨,王震将军一行人只能策马返回。

三探“黑龙潭”是徒步跋涉。王震将军选择风和日丽、天朗气清的日子出发。他和大家在向导的带领下,在芦苇丛中探索。芦苇长得高且密,人一走进芦苇丛,就被芦苇“吞没”。人们只好呼喊着前行,以防走失。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跋涉,他们终于看到“黑龙潭”的真面目——黑龙潭方圆几公里,水似明镜,游鱼如织,野鸭翔集。上游有老龙河、乌鲁木齐河、黑水河、头屯河,水资源丰富。于是,王震将军宣布在此修建水库,并以六军十七师当年的代号——“猛进”命名。

1951年8月,十七师师长程悦长、五十一团团长李风友、水利工程师姜大方、技术员黄启宏、副营长汪连忠等人,由向导杨春云带路,再次对苇湖进行踏勘。1952年3月,十七师勘测设计组又对乾德县(现米东区)高家湖以北、五家渠以南苇湖进行勘测。经过反复研讨,最终确定在五家渠南面自然洼地上修建水库。

当时,对修建水库也有不少争论。多数人主张事不宜迟,应该马上动工兴建,但也有一部分同志担心这样做太冒险,搞不好会出问题,持反对意见。为了统一认识,军、师领导马上召集水利技术人员进行深入研究和分析,最后程悦长决定:首先,勘测规划设计工作要抓紧进行,水文、地质资料必须齐全;其次,水库分两期进行施工,先搞小型水库解决当前生产急需,以后再扩建;再次,有意见的同志还可以继续提,以使这个工程好上加好。

五载辛劳筑长堤

经过充分的准备,向“龙王爷”挑战的日子来到了!上千名水利施工人员按预定计划开进苇湖洼地,施工指挥部就设在距水库工地不远的沙埂上。施工队伍进驻后,指挥部马上召开干部会议和动员大会,副总指挥苟成富要求全体指战员发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坚定信念,百折不挠,不畏艰险,艰苦奋斗,克服一切困难把水库建起来。

动员大会开完,按照指挥部的部署,各连队以班排为单位,按照划分的地段,安营扎寨。工地上,上千名年轻的水利战士有的用镐刨地,有的用铁锹挖土,有的用镰刀割芦苇……不到半天时间,就把简易住房搭建起来了。战士们编了顺口溜:“地窝子四方方,既简易又宽敞,冬御寒夏乘凉,风沙雨雪屋外挡”,“天当房,地当床,红柳梭梭当背囊”。

1952年4月28日,猛进水库破土动工,拉开了向“黑龙潭”宣战的序幕。六军军长程悦长、政治部主任杨贺之参加了开工仪式。5,筑库指挥所成立,办公地点就设在工地附近的一棵老榆树下,猛进农场、十六团、工程支队1200多人投入修建水库的战斗。

工地上,战士们用铁锹、坎土曼挖土,用红柳耙抬土,用木桩打围堰,用木夯夯坝基。清坝基,要挖去苇根,可是一挖,地下就渗出水来。战士们没有胶鞋,就穿着布鞋下水,鞋坏了就穿牛皮窝子(沿牛皮边扎孔穿绳包脚如草鞋)。

炎夏,烈日当头,许多人中暑晕倒,但是他们“轻伤不下火线”,醒来后又接着干。傍晚,酷热渐退,成群的蚊子又来围攻,战士们只好用泥巴抹在裸露的皮肤上,防止蚊虫叮咬。寒冬,气温降到零下40摄氏度,窝窝头送到工地就冻成了冰疙瘩,被战士戏称为“强身丸”,盐水煮窝头被誉为“清炖燕窝汤”。

到1953年4月,战士们共挖运土方82万立方米,筑坝5公里。

1955年6月16日,水库二期扩建工程开始施工,筑坝长至8.5公里,挖运黏土200多万立方米。3000多名筑库人员用铁锹挖、土筐抬,虽然竭尽全力,但是工程进度仍比较缓慢。为了改进施工方法,提高工效,战士们常围在一起总结经验。

五十一团七连战士董天禄、张福荣创造了“梯形循环挖土法”,创4人日挖土128立方米的纪录;谢发明、陈永秀创造了“接力挖运土法”,由一天运土60车提高到138车。八连战士们采用“分段接力运土法”,全连64人在650米距离内,由每日运土37.6立方米提高到54.6立方米。九连副连长王殿恩创造“看红旗倒土法”,防止倒土混乱误工,提高了工效。机三连团员张明喜采用了打夯组“三点一致”打夯法,夯土快而结实,日工效由90平方米提高到350平方米。三支队六班长李春龙试制出第一辆手推车,随后,各队(连)的“鲁班”各显神通,先后试制出手推车、马拉车、四轮车等,工程进度大大加快。

后来,上级调来汽车200多辆、挖土机两台、羊角碾20台、拖拉机10台、斗车450辆,加快了工程进度。

1956年4月水库竣工,建成永久性泄水涵洞一座和干砌片石防浪护坡及引供水工程,完成土方104万立方米,库容达到6500万立方米,为五家渠垦区及附近村镇的40余万亩良田提供了水源。

1956年“五四青年节”这天,水库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竣工放水典礼。这天上午,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数千名战士和水库附近的各族群众,向水库大坝汇集而来。12时,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王恩茂、自治区主席赛福鼎·艾则孜等来到水库工地。当苟成富总指挥介绍了水库修建的经过后,赛福鼎·艾则孜、张仲瀚先后在大会上讲话,高度赞扬了这支水利建设部队,为新疆各族人民和部队生产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猛进水库开闸放水的盛况,被拍摄入电影《沙漠追匪记》,成为永久的记忆。

今朝灌区更辉煌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如今猛进水库建成已50多年了,水库经历了多次严峻的考验,依然坚实。在经过了多次维修加固后,如今水库大坝内坡全部浇筑了混凝土,坝顶建设了防浪墙、铺上了柏油路,还新建了一座泄水闸,配套的库外分洪渠系畅通,防洪能力进一步提高。

如今,猛进水库内茂盛的红柳、胡杨、芦苇等植被和广阔的水面,为鸟儿提供了舒适的栖息地和丰富的食物,多种洲际候鸟已经把这里作为了它们长途迁徙的驿站。

猛进水库对于拦截来自我国第二大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风沙,调节乌鲁木齐市及周边地区的气候起到重要的作用,区内外学者形象地将猛进水库称为“首府之肾”。

近年来,猛进水库以其在天山北坡特殊的地理位置、特殊的人文价值和特殊的水利旅游作用而吸引着广大游客。在水库附近举办的郁金香节,促成了一个以“花为媒、花会友、花生誉”为主题的特殊旅游项目,拉开了猛进水库旅游新的序幕。猛进水库现已被评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国家4A级旅游风景区。

风雨历程50多年,猛进水库从单一灌溉用水库到水产养殖、发展旅游等综合开发的多业并举,从土渠土坝到预制板防渗透,从人工调水到计算机自动调配水,这一切,饱含着几代兵团人的智慧和汗水。

猛进水库已经超越了建设之初的目标,成为弘扬兵团精神的教育基地。猛进水库是戈壁滩上一座不朽的丰碑,凝聚着军垦战士的智慧。我们要永远记住那些献身屯垦戍边事业的老一辈军垦人,他们的精神永放光芒!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316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