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是我的第二故乡

作者: 袁介平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8-01

编辑同志:

你们好。

我叫袁介平,是当年的上海支青,在兵团工作生活了50多年。从前,我不相信人有第一故乡、第二故乡之分,故乡一生一世只有一个。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我的想法逐渐发生了变化。

有人说,所谓故乡,与居住时间长短有关。居住时间短,感觉模糊,只有过客心态,没有更深的感情;居住时间长了,那个地方的水土风物、人情世故都深深地印在心里,那时故乡的感觉渐次浓烈起来、沉潜下去,以致于一离开这个地方,心里就有莫名的失落,有难以割舍的感觉,那时这地方也就相当于你的故乡了。对我而言,兵团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它牵连着我的生命,使我不能也无法离开它。

我写的这些文字,希望让更多的兵团后代人了解兵团的发展历程,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同时,继承和发扬老一辈军垦人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兵团精神,当好兵团事业的接班人。

上世纪的60年代,党和国家大力号召青年“到农村去、到边疆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在电影《军垦战歌》,歌曲《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边疆处处赛江南》等文艺作品的熏陶下,青年人胸怀理想,志在四方。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1965年10月9日下午,我和另外30多名满怀激情的热血青年,告别黄浦江畔的亲人们,离开上海,乘上了西去的列车,一路高歌,最后来到了天山脚下的十三师红星一场,开始屯垦戍边。

来到农场后的集训期间,场领导亲自为我们介绍了兵团“三个队”和“四个力量”的作用,讲述了红星一场的光荣历史,聆听了农场开发史、红星渠建设史等,使我们接受了革命传统教育,坚定了发扬红星精神的信心。大家纷纷表决心,扎根农场,建设农场。

1966年3月6日,我们由场部分配到各基层连队。我和其他人被养畜队派来的人接走了。不久,我们便投入了劳动生产。

劳动时间长,半个月才休息一天,到了节假日还要大搞献礼活动,农忙期间干脆取消休息日。劳动强度大,7月麦收季节,每天早上四五点就下地割麦子。割麦子需要技术,我一开始割麦子,不是割破了手,就是划破了脚。我曾为学不好割麦子而生镰刀的气,甚至把它丢在一旁。可是,生气又有什么用呢?只有多用心,手脚配合,才能把麦子割好。在“嚓、嚓、嚓”的伴奏声中,挥镰向前,麦子在自己的脚边接连倒下,那种从劳动中获得的快感难以用语言形容。

在老职工的帮助和自己的不懈努力下,我学会了种麦子、玉米、高粱;学会了追肥、浇水、开荒、治碱、打土块等农活。1969年年初,连里任命我担任班长。艰苦的劳动在当时似乎很平常,没有人有任何抱怨的情绪。艰苦的劳动也磨炼了我们的意志,立誓要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上世纪70年代初,经过数年劳动锻炼的10多位上海支青先后来到教育岗位工作,成为红星一场教育战线上一支重要力量,为农场的教育事业作贡献。

1972年3月,我被调到离场部6公里的五连小学,当了一名小学老师。那时,我的压力非常大,一是因为自己从未教过书,心里没底;二是怕教不好学生,无法向学生和家长交代。为了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我虚心向有经验的老师请教,经常听他们的课,学习教学方法。为了熟悉教材,应对教学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在煤油灯下,我经常备课到深夜。1978年,我带的16名学生参加农场组织的小学毕业升初中统一考试,其中3名学生取得了全场第一名、第二名、第五名的优异成绩,其余学生也考得比较理想。

1980年,我被调到场部学校任教。那时候,学校的条件很差,教师的情绪也不稳定。1981年,哈管局局直高中成立,以红星一场和红星化工厂生源为基础,面向全局招生。红星一场学校高中部骨干教师包括领导在内的15人调往局直高中。从此,红星一场学校高中部停办。

后来,学校从场部整体搬迁到与红星化工厂毗连的民兵连驻地。搬迁后的校舍条件更差,是用住房和马厩、牛棚改建成的。教室窗户很小,光线很暗,空气不流通,部分教室白天开灯上课。教室的地面也坑坑洼洼的,想把课桌和板凳放稳很困难。到了冬天,五六平方米的教室全靠一个小煤炉取暖。教室里气温低,有的学生写着字,钢笔就不下水了,只好把笔尖放到嘴里哈气,等墨水化了再写;有的学生戴着露出指头的手套写字,写一会儿就停下来,双手互相搓一阵再写……后来,师生齐上阵,自己动手打土块建了一些土木结构的教室。

1983年,学校开始搬迁,直到1988年完成搬迁计划。经过5年的不懈努力,农场职工子女终于搬进了窗明几净、整齐美观的教室。这是红星一场教育史上的一件大事。1984年,我走上了学校的领导岗位,先后担任学校教导主任、副校长、校长、农场教育中心主任兼学校党总支书记等职务。

改革开放以来,红星一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红星一场学校也不断发展,不仅新建了宽敞明亮、设备齐全的校舍,还建起了多媒体教室、多功能礼堂、舞蹈形体室、各类实验室、图书室、远程教育卫星接收站等,田径场、篮球场、排球场等设施一应俱全。学校围绕推进素质教育,大力开发具有军垦农场特点,独居特色的课程,先后创办了武术、乒乓球、管乐、声乐第二课堂。

经济迅速发展,社会各项事业蒸蒸日上,兵团人逐步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在兵团工作了几十年,也曾有过离开红星一场、离开兵团的机会,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在我心中,兵团早已成为我的第二故乡。

此致

敬礼

袁介平

7月20日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316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