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泰:“解放兵”无悔的兵团岁月

作者: 陈路娟 穆晓伟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7-25

朱永泰,十三师火箭农场离休职工。

1946年,18岁的朱永泰在青海老家,被国民党抓了壮丁,成了国民党八十二师青海保卫团的一名通讯兵,但他的主要任务是放马。在朱永泰的记忆里,国民党的兵不好当,三天两头挨打受训。

1947年,朱永泰随部队来到陕西与解放军作战,但他所在的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最后一直撤到了甘肃。西安解放后不久,解放军乘胜追击,很快攻下了兰州,朱永泰被俘,成了“解放兵”,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军十六师四十六团二营四连。部队在兰州休整了一个多星期,就步行开赴酒泉。随后,他们继续西进,并于1949年11月抵达哈密。

1950年3月,原国民党伊吾县县长艾拜都拉公开叛乱,指挥部队包围了驻伊吾的解放军。六军军长罗元发命十六师负责清剿哈密地区的叛匪。十六师以四十六团为主力,清剿叛匪。

朱永泰随部队火速赶往巴里坤,但因山路崎岖、积雪深厚,部队行进速度缓慢。朱永泰说:“晚上实在太冷了,冻得我们直打哆嗦,体能好的战士以跺脚的方式取暖,不敢停下来,一直跺到天亮,体能差一点的几个人抱在一起相互取暖。我身体还可以,跺了一晚上的脚,第二天都不会走路了。”朱永泰记得,那天晚上不少战士都被冻伤了。

到了巴里坤,朱永泰他们每天都在山坳里寻找、清剿叛匪。一天,有群众报告说,小柳沟附近出现了一伙土匪。听到消息后,朱永泰他们奉命立刻赶往那里。“因为对当地地形不熟悉,而且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那一仗打得很吃力。”朱永泰说,和他在同一战斗小组的机枪手腿部被打伤后,他就冲上去替补,敌人的子弹打在他眼前的土堆上,尘土飞溅。那一仗,他们共打死了7个敌人。

1950年冬天,朱永泰所在部队来到三塘湖过冬,第二年春天,他们开始在当地开荒种田。他们拿着坎土曼、十字镐,每天挥洒着汗水,辛勤耕耘,几个月的时间,他们共开垦了2000多亩土地。

1952年,朱永泰被领导推荐到八一农学院(现新疆农业大学)学习。他说:“当时我是被派去学水利建设的,但是由于我文化水平比较低,很多课程跟不上,学校老师就根据我的实际情况,给我制订了两套学习方案,一是先抓文化课,等文化课跟上了,再学水利方面的专业课;二是,转学别的专业,去学习农机,这个对文化知识的要求不高,学起来比较容易。

我想,学农机一样是为国家作贡献,于是就听从老师的安排,学开拖拉机。”朱永泰学成后,被分到六军十六师四十七团(现十三师红星二场)工作。

后来,十三师陆续组建了多个农牧团场,朱永泰也经历了多次工作调动,1975年他被调到火箭农场一牧场五连当连长,当时受“文革”的影响,农场各项工作都处于瘫痪状态。朱永泰说:“当时人心涣散,工作无法开展,我就经常组织大家进行政治学习。慢慢地,人心重新凝聚起来,工作才逐步得以开展。”

1984年,朱永泰离休。如今,他儿孙满堂,日子过得特别惬意。面对团场面貌的日新月异,他从内心感到高兴,祝愿团场发展得越来越好。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277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