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残志坚 诚实守信

作者: 张树宏 徐彤彤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7-11

口述人:张树宏

访谈、整理人:本报记者 徐彤彤

访谈地点:七师一二三团八连

访谈时间:6月3日

访谈感受:

见到张树宏的时候,他正在棉花地里忙碌。刚刚下了一场大雨,致使七师一二三团棉花大面积受灾,张树宏一大早就来到地里。得知有记者采访他,他非常腼腆,不断地说:“我没做过什么啊。我做的都不是什么大事。那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吗?”“最美车排子人”“七师道德模范”“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等荣誉在张树宏看来不值一提,他并没有把自己当作楷模。

采访过程中,张树宏讲述了自己的人生经历,我被张树宏的坚毅、执着、诚信、谦虚感动。“一切坎坷都过去了,日子总是要过的。我现在就想把地种好,把母亲照顾好。”张树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是身残志坚、什么是诚实守信。

我叫张树宏,1969年6月出生于七师一二三团八连,是土生土长的兵团人。

我自出生起就没有右小臂,同时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从记事起,父亲就带着我四处寻医。为了给我治病,全家人咬紧牙关、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姐姐和弟弟面如菜色。半夜里,我总能听到父亲在叹息。那个时候,我感到非常内疚,觉得自己是全家甩不掉的包袱。

上学以后,总有小孩欺负我,嘲笑我没有右小臂。幸运的是,家人都很爱我。每当我受了委屈、受到欺负,家人都安慰我、鼓励我。后来我慢慢长大,心脏病很少发作,还能帮家里放牛、干农活,一家人的日子慢慢好起来。我渐渐乐观起来,在我看来,右臂残疾并不碍事,我和别人一样能干农活,而且干得不比别人差。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转眼到了1997年。那一年,我经历了比自己残疾、患病更痛苦的事——父亲被诊断出患了胃癌。

医生说,父亲如果做手术可以多活3年,不做手术可能只有3个月时间。听了医生的话,我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眼前闪过父亲带我四处求医的画面,心痛得如刀割一般。看着被病痛折磨得瘦骨嶙峋的父亲,我擦干眼泪下定决心,再难再苦也要为父亲治病。

手术花光了家里仅有的几万元积蓄,还欠了外债。但是看到父亲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身体状况也比以前好了一点,我便感到满足。没有钱我可以努力赚钱,欠的债我可以努力还清,只希望家人健健康康,不再被病痛折磨。

2000年,父亲病情恶化,再次住进医院。高昂的医药费压在我的心头,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在医院照顾父亲,隔几天回一趟连队,向乡亲们借钱。姐姐和弟弟都在外地,得知父亲病重心急如焚,却没办法回来照顾父亲,只能努力赚钱,为父亲治病。那段时间,我在医院和棉花地之间两头跑,一边照顾父亲,一边侍弄棉花地,再苦再累,我都咬牙坚持。

父亲的病情没有因为我的努力有所好转,我陪着父亲走过了他生命的最后一年。父亲走后,看着十几万元的借据、两间破旧的土坯房,望着头发花白、体弱多病的母亲,我觉得我必须支撑起这个家,把十几万元债还清,让母亲安享晚年,让弟弟们都成家立业。

此后,我踏上了漫长的还债路。

我承包了40多亩地,争取早日还清债务。别人用两只手干活,而我只能用一只手。春播时,为了能跟上全连的播种进度,我比别人提前几天开始干活,每天比别人多干几个小时。早上5点就下了地,中午从不回家,饿了就坐在田边吃点干馍、喝点凉水,休息一会儿继续干,直到天黑了才回家。秋收时,为了节省雇劳力的钱,我更是一刻也不敢休息。每晚回到家后,我浑身像散了架似的,连坐下吃饭的力气都没有,常常坐在沙发上、嘴里嚼着馍馍就睡着了。

地里的活儿忙完了,我就去打工,打田埂、铺地膜、拾棉花……我怕别人嫌弃我个子小、身体有残疾,就主动跟雇主减少工钱,只要我能找到活干就行。为了尽快还清债务,我和母亲节衣缩食,生活用品能省就省。我想:再难也得挺过去,让家人都过上幸福的生活。

每到棉花收获的季节,不少棉花贩子会以高于团场的价格上门收购棉花,我都拒绝了。在父亲病重、家庭最困难的时候,是连队党支部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帮我渡过难关,人不能见利忘义。十几年来,我累计向团场交售棉花20万公斤。

这些年,最让我感动的是,大家很信任我,从来没跟我催过债,还宽慰我:“还什么呢!我们现在都不急用钱!你先照顾好家人吧!”我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帮助。只要别人需要,只要我有能力,我就会帮助大家。

2010年,我种的棉花籽棉单产达到360公斤,当年净挣一万多元。我非常高兴,赶紧把钱还了。2012年1月20日,我终于还清了所有债务。

2015年,我和母亲如愿以偿,住进了楼房。看着母亲满是皱纹的脸上绽出笑意,我觉得这么多年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198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