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地窝子

作者: 廖光献 口述 罗伟宏 整理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7-11

地窝子,就是在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挖一个大坑,在坑上面担一根梁,搭起椽子,铺些芦苇,再装上简易门窗,一个地窝子就算是建好了。我在地窝子里生活了整整6年。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我与母亲相依为命。家里穷困潦倒,难以维持生计。1958年,为了能吃饱饭,我去汉口打工。有一天,我遇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招人,于是就上前报名,来到了兵团。

1961年,我和其他职工参与修建红星三渠。那时,物资匮乏,没有水泥、机械,修渠全靠人拉肩扛。修渠过程中,男职工负责垒石头,女职工负责运石头。我们住的是没门没窗的地窝子,一遇到刮风,盖在地窝子上面的土就被刮得到处都是,树枝都刮没了,土一直簌簌往下掉。风停的时候,地窝子顶上就露出一片空白,能看到蓝蓝的天。职工们只能用树枝修补一下,用土再次压盖地窝子顶。

1965年至1966年冬天,我先后参与修建红星一渠、红星二渠工程。原来修建好的红星一渠有些地方塌陷了,筑起的渠道垮了,得重新修建;有的地方还需要改道,要重新挖渠道。修渠时,大家干活争先恐后,组与组、班与班之间都暗暗较劲,唯恐落后。大家每天的工作量很大,食堂做好饭,送到工地上。没有碗、筷,大家就把铁锹用水洗一洗当碗盛饭,折根芦苇当筷子,大家说这是就地取材。冬天寒风刺骨,食堂离工地比较远,饭菜送来后,杂粮面做的窝头经常冻得硬邦邦的。艰苦的条件没有影响工程进度。

修红星一渠的时候,天气异常寒冷,气温在零下10摄氏度。没有棉衣,每个人穿的是薄薄的单衣。为了完成工作任务,不延误工程进度,有的人早早起床偷偷跑到工地上去挖土。帮助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修渠时,已是10月底了,山上气温骤降,时常下大雪。时间紧,劳力少,任务重,只能延长个人工作时间。铺渠道要用石头垒,有时候下大雪,石头上落满了厚厚的雪,手贴在石头上,会撕下一层皮来。因为没有手套,每个人的手心几乎都磨破了,血就滴在石头上。那3公里长的渠道上,不知道留下了多少人的血,多少人的汗。

地窝子里没有门窗,怕耽误工期,我在地窝子墙面上打了个洞,要是能看到光,就说明天亮了,要干活了。久而久之,这个洞成了我最好的“时钟”。在修渠时我曾创下一天挖7立方米石头、24立方米土的纪录。有一次连续干了十几个小时,晚上下班时,我累得都抬不起脚。3公里的路程,我走了一个半小时。

为了生产需要,我搬过很多次家。1962年一年中,我搬了7次家。两床被子、两把铁锹、两把十字镐,就是我的全部家当。每到一个地方,挖个地窝子,就是一个新家。晚上住在地窝子里,白天打土坯,忙生产,建房子。那时候的我们想法很单纯,只想着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完成当天的任务,要是今天实在完成不了,第二天就早早起床完成前一天的任务,再接着完成当天的任务。

1967年,我离开了住了整整6年的地窝子,来到十三师红星二场,住进了土坯房子。凭着执着与热情,我带领大家积极投入生产劳动,种植的小麦、棉花产量连年获得高产,我曾获得“五好战士”“先进生产者”等荣誉称号。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198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