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梦想开始的地方

作者: 李天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6-27

5月2日,是刘玉萍老人孙女结婚的大喜日子。这天,老人专门穿了一件红色的、绣有花纹的外套和一条一直舍不得穿的毛布裤子。这身行头她只穿过几次,每次都是重大节日或者是受表彰时才穿。

刘玉萍的丈夫李和春这天也是精神抖擞,老两口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随着照相机“咔嚓”一声响,一张结婚典礼上的全家福就此定格。

记忆的影像在倒带。刘玉萍想起了年轻时还在河北老家时的场景,想起了一路向西的征程,想起了热火朝天的工作场景,想起了一路走来遇到的那些人,想起了越来越幸福的生活……

无怨无悔的追求

“这小妮子长这么大了,到了找对象的年纪了吧。看看照片上的小伙子,多精神,介绍给你家玉萍吧。”1959年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隔壁村的李大姐到刘玉萍的姐姐家说媒来了。

刘玉萍看到照片的第一眼,就被照片里一张五官清秀、笑容温暖的脸给迷住了。“老李年轻的时候长得可真帅,特别像周总理呢。我就是被这张照片‘骗’来兵团的。”说起老伴年轻的时候,刘玉萍满脸欢喜。

可是,这照片上的小伙子人在哪儿?性格怎么样?刘玉萍看着这仅有的一张照片猜测着,想象着。

据媒人说,1946,年仅15岁的李和春就参军了,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958年从北京军区调到北大荒,1959年9月转业到新疆。就是因为打仗才耽误了结婚,眼看快30岁了,家里人就想在老家给他找个对象。

那个年代,通讯方式单一,刘玉萍和李和春只能靠写信保持联系。但是,新疆太远了,从河北到新疆,一封信要一个月才能收到。正如《从前慢》中所写:“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于是,一个月一封信成了当时这对年轻人最甜蜜的牵挂。

经过一年多的通信,刘玉萍了解到正在建设中的兵团,她憧憬着祖国的大西北,不仅仅是因为她有一腔建设大西北的热情,更因为她的心上人在兵团。刘玉萍心想:我要去找李和春,无论那里环境如何,我要一辈子追随着他。

八一毛纺织厂是新疆历史上第一个建成投产的毛纺织企业,它的建设历程是兵团人从事的伟大屯垦戍边事业的一个缩影。1958年,兵团领导高瞻远瞩,作出决定,在石河子建一座纺织厂。1959年,八一毛纺织厂破土动工,1961年试生产成功,1963年全面投产。当时,该厂仅是一个拥有5000枚精纺纱锭、总资产1672.97万元的中型企业。时值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处于极其困难时期,由于投资不能到位,建设物资奇缺,主厂房在竖起几根水泥柱之后被迫停工。兵团也下达了工厂缓建的通知,企业面临“下马”。为争取工厂早日建成,全厂职工喊出了“不向国家伸手要钱,自力更生建工厂”的响亮口号。

在纺、织、染及通用设备尚未全部进厂,原材料、辅助生产材料等严重不足,技术设备简陋,无正式厂房的情况下,全厂职工自己动手制作简易设备,并于1960年12月底试生产出新疆历史上第一根机制毛条。又经历了4个月的时间,安装、调试了毛线生产简易生产线,于1961年5月1日,生产出新疆历史上第一批机制毛线,上市后被抢购一空,当年就给国家上缴利税108万元。

在工厂边加快基础设施建设、边安装、边生产的“三边”建设时期,职工自己打土块、盖房子,解决住宿问题。工人们利用业余时间编织毛线袜、手套、围巾等产品投放市场……至1962年年底,简易生产共创工业产值1605万元、利润368.24万元,上缴利税105.99万元。经兵团同意,这些资金全部用于工厂建设,加快企业全面投产进度。1963年8月1日,第一批纯毛华达呢问世,标志着八一毛纺织厂正式建成投产。

正在北京开会的张仲瀚同志闻讯后,非常高兴,立刻打电话给兵团有关部门,指示要坚决支持毛纺织厂生产。喜讯传遍工地的每一个角落,大家情绪高涨。

李和春是在建厂初期被分到八一毛纺织厂卫生所的,从此便在这里扎下了根。

扎根边疆的坚守

在来信中听李和春说着建厂的事,想象着热火朝天的工作场景,刘玉萍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1960年年底,也就是在最困难的日子里,从未出过远门的刘玉萍背上行囊,踏上了西行的列车。坐了一个多星期的车,刘玉萍看上去有些憔悴,刚到石河子,她就被眼前的环境给惊呆了。

当时,八一毛纺织厂正在组建阶段,全厂只有几十个人,大家都住在办公室或者帐篷里。在厂领导的组织下,刘玉萍和李和春举行了婚礼,大家你送一床被子、一床褥子,他送一个暖壶、一个脸盆,这就算把家具置办齐了。刘玉萍不但没有任何怨言,反而在第一时间投身到建厂的大潮中。

1960年,第一批从上海学习回来的工人开始上班,但是他们的孩子却没人照看。于是,工厂组建托儿组,隶属管理科,有保育员2名,入托幼儿20余名。无论孩子多大,都放在一个班里。刘玉萍就是其中的一名保育员。1961年,托儿组改称托儿所。

时光在忙碌的工作中悄悄地溜走,两个人留在兵团的心丝毫没有改变。最先制出新疆的第一根毛条、纺出第一把毛线、织出第一批毛布的八一毛纺织厂,以雄厚的技术、先进的工艺、优异的质量,在国内外市场上赢得了声誉,成为新疆毛纺织行业中的一颗明星。刘玉萍和李和春也在忙碌而充实的工作中生下了女儿和两个儿子。

孩子们慢慢长大了,到了上学的年纪,厂里又准备成立学校,于是派刘玉萍参加八一毛纺织厂组建学校的工作,刘玉萍被调到学校,担任语文老师、年级组长、教导处主任。在怀小儿子8个月的时候,兵团组织各师骨干教师来八一毛纺织厂学校参观学习,刘玉萍挺着大肚子坚持讲了一堂示范课,效果很好。下课后,刘玉萍走下讲台时,脚踩空了,摔倒在地,小儿子早产,她也因此在家休养。按理说产假有90多天,但刘玉萍担心教学进度,才休息了两个月就回去上课了。

作为八一毛纺织厂最早的职工,刘玉萍和李和春努力地工作,干劲十足。李和春很快就成了八一毛纺织厂医院的副院长,而刘玉萍被调回到幼儿园担任指导员。

日子就这样平凡地过着。李和春和刘玉萍在兵团的生活平淡而甜蜜。

两代创业者的奉献

“文革”时期,广大职工排除干扰,生产仍健步发展,先后新建、扩建、改建了毛线、毛条、毛毯车间,实施了羊毛油脂回收车间二期和呢绒湿整工程。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改革开放政策的指引下,八一毛纺织厂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为提高经济效益,八一毛纺织厂开始对产品进行深加工,先后兴建了一批独立核算的附属企业,形成以呢绒、绒线产品为主打产品,服装、礼帽、丝袜等多种深加工产品相结合的生产经营格局。同时,抓住改革开放的有利时机,在新疆毛纺织行业中,率先从国外引进先进设备,进行了4次大规模的技术改造。

通过一系列较大规模技术改造项目的实施,工厂生产能力明显增强,也带动了各项事业的发展,职工生活水平逐步提高。1961年,职工年均收入554元,1975年上升为777元,1990年达2579元。

建厂初期,工厂在简易生产绒线的同时,针对消费者的需求,试制出深受边疆少数民族妇女喜爱的女士头巾;1966年,研制出开司米绒线,成为国内羊毛生产出口产品的企业;上世纪70年代中期,生产的针织绒线率先打入国际市场,并在国内大量销售。企业的主打产品纯毛华达呢质地优良,多年来在国内外市场畅销不衰。

从1980年起,依靠自我积累、自我发展,八一毛纺织厂走向鼎盛时期。刘玉萍和李和春的孩子们都到了上班的年纪,女儿和大儿子都到八一毛纺织厂上班,孩子们都以父母为自己的榜样,努力工作,都成了车间的干部,受到领导和工人们的一致好评。

在八一毛纺织厂创建和发展过程中,还有很多像刘玉萍和李和春一样经受了长期革命斗争和生产建设考验的老干部、老党员,他们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为企业立下了汗马功劳。全厂涌现出许许多多先进模范人物,他们用自己的辛勤劳动,书写了一页页奉献篇章。八一毛纺织厂的功劳簿上永远记载着他们的名字。

八一毛纺织厂的创业者、建设者来自五湖四海,有老一辈的军垦战士,有来自上海及各地的工程技术人员,有湖北、江苏等地的支边青年,有复转军人,有分配来的大中专毕业生,有军垦第二代。大家心里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八一毛纺织厂的明天更美好。

大家怀着建设边疆、发展毛纺织事业的雄心壮志,无私地抛洒心血汗水,贡献青春年华。两代人的奋斗,不仅在亘古荒原上建设起一座跻身于全国知名毛纺织企业的“花园式工厂”,生产出享誉大江南北的名牌产品雪松呢绒、葡萄呢绒,而且还铸造了可贵的“八毛精神”。

1994年,八一毛纺织厂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百家现代企业制度改革试点单位。工厂抓住机遇,以产权制度为突破口,加快企业内部运行机制的改制、改组、改造进程,将工厂改成股份制公司。

到1998年6月,八一毛纺织厂生产规模扩大,成为拥有毛精纺纱锭2万余枚,总资产达6亿元以上的大型全能毛纺织企业。产品除呢绒、绒线外,还有服装、礼帽、羊毛衫、羊毛披肩等,销往全国各地,还出口到29个国家和地区,为兵团的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岁月抹不掉的记忆

如今,两位老人都已年迈,平时喜欢养花、看书、写点东西。两位老人都有写日记的习惯。李和春说,因为怕孩子们不了解兵团的历史,所以用笔记录下兵团的历史,以后可以讲给他们听。如果实在没时间讲,孩子们也可以从记录的文字中了解兵团,传承兵团人身上可贵的精神。

采访中,笔者在李和春老人的被子上发现有许多墨点,可以看出,应该是很久以前留下的。见笔者一直盯着被子看,老人有些不好意思,伸出手来掖了掖,试图遮住那些墨点,他笑着说:“这些都是我认真学习的见证,墨水洗不掉。年轻的时候环境比现在差多了,房子冷,只能坐在被窝里写东西,为了把厂医院建好,只想着怎么样能提高自己的医术,多学习,也经常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书、记日记。”

是啊,那个年代,人们的想法很单纯,对生活的全部期待就是理想本身。就像刘玉萍说的:“长期以来,我一直期望着过上真正的好生活,想出去走走看看,可手头总有忙不完的工作,生活上也总有忙不完的琐事。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生活呀。我看到了自己忙碌的成果,也感受到了自己忙碌的意义。我老伴一辈子都是享福的命,哪像我,就是不停地操心,操持家务,操心孩子们,为了这些,没少吵架。但是,现在想想,平平淡淡才是真,一辈子还不是这么走过来了?”

“从最初的两个人,到现在,我们这个家庭已经发展成了16个人,这辈子就把根扎在兵团了,我的子女、孙辈就是我和老伴生命的延续,他们也把根扎在这里,以后的世世代代都会在兵团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就像我们兵团的各项事业一样,一定会越来越好,越来越繁荣。”李和春说。

笔者认真地听两位老人讲着共同经历过的每一件小事。他们的故事似乎散发出淡淡的光,感觉自己走进一片被阳光照射的森林,很温暖。这些小事,在当时看来也许毫无意义,但正是这些小事,见证了一个家庭的家史,也组成了兵团历史的篇章。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118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