郜晋英:从少年红军到军垦战士

作者: 陈平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6-27

他叫郜晋英,曾是西路军中一名普通的红军战士。

1932年1月的一天夜里,鄂豫皖交界的大别山,寒风刺骨,枪声时疏时密。一间破屋里,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蜷缩在稻草堆里,一阵枪声一阵颤抖。他们非常饥饿,天刚亮就悄悄摸出了村子,四处找吃的。途中,他们遇到一些军人。见这两个蓬头垢面的孩子可怜,一名年轻的军人热情招呼他们一起吃饭。得知他们是同乡,那名军人说:“小老乡,当红军吧,跟我们走。”个子稍高的孩子叫郜晋英,他眨着眼睛说:“当兵?你们要吗?”那名军人说:“要,能走得动路就要!”

就这样,两个孩子跟着队伍走了。后来,他们才知道,这支队伍就是“红军”。

1932年10月,郜晋英已是红军的一名小护士,时年12岁。那时,部队向川西转移。那天下小雪,部队经过一个小坝子,连长下令每人带一捆稻草,翻一座小山。夜宿山顶时,天气突变。他们就蜷缩在稻草里,雪透单衣,寒气刺骨。后半夜,山下枪响,郜晋英从稻草中爬起来就跑。回头一看,发现许多战友被冻死……1933年1月1日,部队来到川北一个叫苦草坝的山村。当时,郜晋英被编入红军第十师当了医护兵,他的任务就是把前线的伤员护送到位于苦草坝的后方医院。一场大战,伤兵逾千,医生、护士常常从天亮忙到天黑。

1935年深秋,部队踏上长征路。“雪皑皑,夜茫茫;高原寒,炊断粮。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雪山低头迎远客,草毯泥毡扎营盘。”郜晋英是队伍里年龄最小的战士,大家都特别照顾他。行军前,医院院长陈宝琴让郜晋英跟在身边。过雪山时,陈宝琴牵马,郜晋英紧紧拉住马尾巴往前走。可以说,一路走下来,马尾巴给了他极大的帮助。

过草地时,他们用了10天时间。一片片水滩里隐藏着狰狞的泥沼,天气阴冷,战士们缺吃少穿,每天都有战友牺牲。郜晋英只是木然地跟着年长的战友们一起走,不知道明天是否活着,不知道路还要走多久。到了班佑(四川境内),他们惊喜地发现这里有人居住的痕迹。当地群众逃走了,战士们用干牛粪烧火,有热汤喝了。在草地如果有一碗热汤,也许很多战友不会倒下。

不久,郜晋英当了师长王友钧的勤务兵。一个多月后,王师长率兵攻打包座(四川境内)。敌人阵地在半山坡上,射出的子弹如炙热的风,战士们接二连三倒下。王师长暴怒,端起机枪,对敌人进行扫射。其他战士见状,也纷纷冲向山坡,可就在这时,敌人的子弹射中了王师长……

后来,郜晋英随部队先是退至西康,后又北上。时值夏季,途中他们遇到河水上涨,在岸边等了数日,直到河水水位稍降,才手拉手艰难地过河。河水齐胸,突然一个浪头打来,人群四散。郜晋英被水冲走,呛了不少水,头昏眼花。危急时刻,有人策马赶来,跃入急流,大喝“抓住马”,最终将他救起。

1936年,红四方面军组成西路军进入狭长的河西走廊。

这是冬季的一天。红军被马家军骑兵重重包围在陇西一座小县城。县城外两里路山坡上有座被红军攻占的大碉堡,以石砌成,上下两层,与县城成掎角之势,火力交叉,马家军伤亡惨重。经过激战,守堡红军一个连不断击退马家军的进攻,仅余三四十人。枪声暂歇,郜晋英跟着排长从县城到大碉堡运伤员。碉堡外躺着受伤的师长,师长被抬上担架时突然欠身对郜晋英说:“小鬼,跟我进城去吧。”“不。”郜晋英倔强地说,“我要跟着排长。”后来,他才明白师长为什么要带他走——师长知道这里很快将失守,想保全他的性命。郜晋英从碉堡枪眼望出去,只见马家军挥舞着大刀,高声叫喊着:“出来!滚出来!”直到太阳西沉,郜晋英及其他红军战士弹尽粮绝,成了俘虏。

是年寒冬,郜晋英被押去修筑兰州至张掖的公路。期间,他和战友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悲惨遭遇。过祁连山时天降大雪,有数百人冻死冻伤。他们吃的是黑豆面,喝的是盐水。早晨,上山砍柴烧化冻石;中午,用十字镐刨掉石头,最后硬是把“十八盘”山路改为“八盘”。

1938年的一天,郜晋英突然接到通知,他被“释放”了,并“入伍”成为国民党一九一师一一三团卫生队的看护员。原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国民党兵员不足,便从战俘中挑选年轻人补充。这时,郜晋英才知道了国共合作,红军已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过去在红军队伍里,郜晋英曾学过一些文化知识,他凭着这点文化底子,开始读深奥的医学书籍。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万众欢腾,郜晋英也在思考自己该往哪里去。后来,在兰州街头,郜晋英巧遇一位河南老乡,此人是国民党新疆警备区联勤总部运输队队长,他指给郜晋英一条路——去新疆,那里像郜晋英这样的技术人才奇缺。听了这番话,郜晋英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准备了半年,郜晋英最终来到新疆疏勒,在当地国民党部队的医院当了医生。大家称他为“郜医官”。郜晋英不吃请,不收礼,态度和气,有求必应,经常免费给贫苦老百姓一些“洋药”,人们都说他是个好人。

1949年9月25日,国民党部队宣布起义。郜晋英所在医院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军医院。这时,郜晋英才向外人详细地讲述了自己当红军的经历。后来,他被派到乌鲁木齐学习,直到1954年随南疆军区生产管理处转入兵团。

在巴楚、莎车、麦盖提三县交界处有一片被称作木华里的荒滩。起初,那里只有一个连队的军垦战士担负屯垦戍边的使命,到了1956年发展到了5个连队。当地自然环境恶劣,生活条件艰苦,战士们喝碱水、吃粗粮,有不少病号。郜晋英了解情况后,自愿报名来到木华里前进二场。他翻沙包,过碱滩,从一个连队到另一个连队,战士们在哪里开荒,他就背着医药箱到哪里。后来,郜晋英因表现突出,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66年,“文革”风暴席卷木华里,郜晋英受到冲击。1979年,他被调到叶城县医院,直到1981年才回到团场。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118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