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爬犁运石头 天寒地冻何所惧——忆修建和平渠往事

作者: 张奎魁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6-06-19

1949年进疆初期,部队来不及洗去征尘,立即投入剿匪肃特、建党建政和生产建设中。

初冬的一天,时任十七师师长的程悦长率领剿匪部队追歼一股乌斯满残匪归来,经过一片茫茫无际、芦苇丛生、荒无人烟的大戈壁,发现这里的土质乌黑发亮,特别肥沃,立即带领几个参谋深入戈壁腹地勘察。程悦长一会儿纵马驰骋,一会儿缓辔徐行。根据马跑的时间和速度,计算面积,估计这一带有15万亩土地可开垦。过了几天,程悦长带着几个参谋专程赶去调查水源、土质、气候变化,并绘制成草图,上报军区,为屯垦生产提供了依据。

1950年年初,十七师党委决定整修和平渠,将水引向待开垦的五家渠。这在当时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工程,别的不说,光片石就要7000立方米。7000立方米片石要从30多公里以外的迪化(现乌鲁木齐)三甬碑运到工地,在没有任何现代化运输工具的情况下谈何容易。

负责和平渠修建设计的工程师樊宝兰粗略计算,运这些片石需要100辆汽车拉1个月。目前根本无法办到,恐怕修和平渠也是将来的事。樊宝兰硬着头皮把计划报给王震司令员。王震司令员听了汇报后朗朗一笑,一句话就将樊宝兰的问题解决了。“好办,没有汽车,可用拖拉机代替。”“我们哪有拖拉机呀,从苏联进口谈何容易。”樊宝兰一头雾水。王震司令员大笑:“我说的是拖——拉——机。”第二天,樊宝兰看到5800余名解放军一人拉着一个满载石料的爬犁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拖拉机’呀,是又‘拖’又‘拉’的‘木头机’呀。”

上自司令员、师长、政委,下至战士、炊事员、饲养员,男女齐出动,干部战士肩并肩。战士们拉着一个个装满片石的爬犁,由三甬碑进城,沿街而下,浩浩荡荡,声势磅礴,这是一幅何等壮观的劳动场面啊!歌声、笑声、挑战应战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好一曲慷慨激昂的劳动交响乐!迪化(今乌鲁木齐)轰动了,人们倾城而出,夹道欢送这支劳动大军。

“解放军拉石头修和平渠,了不起!”

“师长还拉爬犁,真稀罕!”

“自从盘古开天地,第一次见当兵的拉石头修渠,为民造福。”

程悦长师长身体虚弱,多次负伤,仍坚持和战士们一起拉爬犁。天亮出发,天黑回营。战士拉几趟他拉几趟。谁想换换他都不行。

新疆当时的冬天非常冷。老天爷似乎有意考验我们,平地积雪四五十厘米,气温降到零下30多摄氏度。坏事可以变好事,大雪反而帮了我们大忙,路上的雪碾轧后成了冰,街道成了冰道,又光又滑,拉爬犁走在上面省了不少劲。冰道上落点雪花,就像玻璃砖上撒了一层滑石粉。拉起爬犁,犹如顺水行舟,自有一番乐趣。

可也不能“乐而忘忧”,稍不留神,就会跌跤。我们连二排副排长傅世昌,人称“跌跤大王”,他跑着跑着,“扑通”一声摔倒了,打个滚爬起来,拉起又跑。战士们开玩笑问他:“一天摔多少跤?数了没有?”他满不在乎地说:“数它干啥,反正是最高纪录。”不知道内情的人取笑他,知道内情的人都心疼他。傅世昌年纪大,腿上受过伤,天寒地冻,劳累过度,伤口疼痛难忍,就容易摔倒。但他一再坚持,摔倒再爬起来,以顽强的毅力忍受着伤痛,是全排战士的榜样。

有个叫张振林的战士,年近40岁,在强渡渭河和解放兰州的战斗中英勇作战,被评为战斗英雄。由于两次负伤,头部和腿部还留有弹片。听说部队拉片石,他硬吵着出了医院,要求拉片石。别人一趟拉150公斤,他就拉250公斤,脚上打满了血泡,晚上挑破包好,第二天照样干。他还抽空帮助别的战士。一些战士感动地说:“人家在战场上负过伤,带着伤痛还这样拼命,咱们更不能落后。”

天公不作美,尽刮西北风。拉片石的队伍向北挺进,大风迎面吹来。战士们拉着沉甸甸的片石,像黄河岸边的纤夫一样,套绳在肩上勒出了深深的血痕。冰天雪地里,战士们个个大汗淋漓,再累也不敢歇会儿,因为一停下来,身上的汗水就结冰,爬犁会冻在地上拉不动。

为了赶在化雪之前把片石运到工地,战士们展开了最后的突击。人多工具少,每天早起大家争着抢工具。抢到爬犁的战士在灯下细心地检查又检查,绳子结实不结实,钉子松不松。收拾停当,怀里揣个凉馍,拉上爬犁一路小跑赶到三甬碑装片石。负伤的战士、年老体弱的战士和女同志忙着装卸片石、送水送饭,没有一个人甘心落后。

在解放军战士的感召鼓舞下,地方机关干部、学校教职员工和学生、城市居民也纷纷拉起爬犁运送片石,不少群众自发地赶着自家的马车、牛车、毛驴车,加入到劳动大军的行列中,沿途送热水送烤馕的群众络绎不绝。在三甬碑上坡的一堵土墙下,几位维吾尔族老大娘提着茶壶,端着茶碗,笑容可掬地劝战士们喝茶。有时我一点也不渴,但为了不辜负老人家的一片心意,连忙走过去豪饮一碗茶。老人们连连点头,能为运送片石的战士端碗水,尽点微薄之力,她们非常高兴。

当时很多战士为了多拉片石,顾不上回营房吃饭,就用津贴买馕充饥。一次,一名战士去买馕,维吾尔族老大爷给他一个大馕,又赠送了一个小馕。战士连忙谢绝道:“老大爷,咱们是一家人,不能叫你吃亏。”老大爷捋着胡须哈哈大笑:“一家人?一家人不吃一家人的东西吗?你不吃,老汉肚子要胀的。”这名战士付了两个馕的钱跑了,老大爷很不高兴。事后,卖馕的乡亲们商量:解放军不接受我们的东西怎么办?一位老大爷出了个主意:“那还不好办,以后解放军同志买馕,我们就降价出售。”听到此话,乡亲们齐声称赞,共同决定把馕的价格降低三分之一,专门卖给拉片石的解放军,其他人按原价卖。不是一家人,胜似一家人。善良、淳朴、勤劳的各族群众把解放军战士当作自己的亲人。

回顾往事,当年军民并肩作战的动人情景仍历历在目。我们应当保持和发扬当年那种精神、那股热情、那种干劲,全心全意为新疆各族人民多办好事,为新疆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努力奋斗。

 

一键分享:
编辑:刘芳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070874